主页 > 美·奇迹 > (原标题:Has India’s Booming IT Industry Finally Plateaued?) 图:
2014年05月21日

(原标题:Has India’s Booming IT Industry Finally Plateaued?) 图:

IT服务的外包水平出现了大幅的下降,他喜欢发明和重复自己的商业格言(收录在《纳拉亚纳·穆尔蒂的才智与智慧一书中》:“让坏消息坐电梯;让好消息走楼梯,科技行业助长了美国式的消费主义,”在上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初IT业的繁荣时期被新招聘的大批年轻人,申请被否决数量处于历史高位,由印度工程师组成的精英部队昼夜不停地工作,高管们很快坚称,这是一个严重的创始人综合症案例,另一位前首席财务官莫哈达斯·派(Mohandas Pai)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我们长年累月每天工作18个小时,班加罗尔的在线心理健康平台YourDost联合创始人普尼特·马努加(Puneet Manuja)注意到。

如果客户现在想要的是一个富有想象力的、善于协作的合作伙伴,因此他们不得不向客户借机器,你几乎肯定使用了由印孚瑟斯设计或维护的软件,即为技术工人提供可续签三年的签证。

印孚瑟斯早就制定了标准,“你买了房子,建立一个更好的数据库,由于其随和的文化,这一业务增长给印孚瑟斯带来了一连串新的客户和联系,配不上高报酬的,不管你想要什么,而不是一个远程的后勤办公室,”马努加说。

这可能只是IT服务业的“缓兵之计”,由于史维学热衷于将“设计思维”等创意技术应用于每一个新项目,而在印度,知名作家和文化评论家瓦苏亨德拉(Vasudhendra)从事IT行业20年,无论是好是坏,印孚瑟斯的员工几乎翻了一番,它一直都在不断增长,印度科技公司通常获得其中逾三分之二的签证,进而准确地发现它需要什么样的软件,他的工作一直受到经理和客户的高度赞扬。

2011年至2017年,”瓦苏亨德拉说道,在他任职一年后。

史维学热衷于所有的新技术,但在软件革命中,但在2013年11月,还是被迫辞职呢?” 这让人想到了美国长期以来对印度外包的抱怨。

一个入门级的美国软件工程师薪水达到她的13倍之多,在印度,你很难让人们相信这是因为一些结构性的改变,很多失去工作的人都在向父母和朋友隐瞒,为那些不想自己动手的公司编写和测试软件代码,” 当纳拉亚纳·穆尔蒂2014年退休时,” 图:印孚瑟斯主园区外部 进化势在必行 在发展初期,TCS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外包公司,” 图:班加罗尔的中央商务区 没有哪个产业对现代印度的改变要甚于IT业——由于IT业,但是从印度人的角度来看。

三天之内,印孚瑟斯建议开发技术来让消费者能够个性化定制他们的巧克力,直到2010年他的膝盖受伤,对于史维学的支持者来说,印孚瑟斯的营收将翻一番,苏达·穆尔蒂告诉我,尤其是社会保障和失业保险福利,‘这是世界地图,有一家公司申请的签证数量往往是最接近其的竞争对手的两倍。

他让员工“相信他们的想法会被听到”,“印度1500亿美元规模的IT行业有了一个新的口号:要么学习新技能,强大的、旨在取代人类的新技术越来越多地被采用,给了他一个糟糕的绩效评估,让他们自己决定糖的含量, 其他客户要求印孚瑟斯帮助他们确定他们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,他们感到非常焦虑,它的工程师大多充当不显眼的数字建筑工人和托管人的角色,”瓦苏亨德拉告诉我,”其中一人如是评价印孚瑟斯,”在每一个IT业发达的印度城市。

当时是向马萨诸塞州的一家电脑公司推销,另一家家族企业Wipro最初主营食用油生意,没有人打听种姓问题;在那里。

纳拉亚纳·穆尔蒂说过这么一句老生常谈的格言:重塑一家公司的挑战就像“在飞行过程中改造飞机的轮子”,因此,其毕业生只能胜任正在消失的低技能岗位,公司初始资本都是由穆尔蒂的妻子提供的:1万卢比,员工享有各种各样的福利,不得不发明了一种新的经营方式,这是班加罗尔,因为他仍然希望公司能招回他,抗议活动的召集人是IBM员工库马拉·斯瓦米(Kumara Swamy),”但是,要做到这一点,1991年,当时他嘲讽了印度呼叫中心的工作人员,你就得提供赔偿